主页 > 奇·趣事花呗如何提现
2018-10-08 01:45

花呗如何提现:印尼海啸:21岁英雄空管员留守塔台殉职

花呗如何提现 — 【企鹅—780993127】【薇辛—f17094249450】【无.需.打.开】【诚.信.第.一】【安.全.无.风.险】,花呗,京东,任性付,信用卡,等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原标题:为了中国能多生几个,携程创始人操碎了心

为了中国能多生几个,携程创始人操碎了心

携程的创始人梁建章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劝中国人生孩子。

2018年携程集团年会上,带着小圆墨镜的他,表演了保留曲目《春天里》。每到副歌 “如果有一天”,同他在内的合唱三人用力喊出“生孩子吧!”、“去旅游吧!”。

这位市值1600亿公司的创始人,两度卸任CEO,却为了让中国人多生几个,7年间不遗余力地奔走呼告直至今日,哪怕在当年他的“多生”主张与主流认知相悖,被指“伪科学”“反智”。不少人认为,2015年中国全面开放二胎政策,梁建章实则功不可没。

可他图什么?

2007年,第一次从携程挂冠而去的梁建章赴斯坦福攻读经济学博士,研究人口、创业及中国的劳动力市场。

在进行研究的时候,他震惊的发现,中国的实际生育率平均不到1.4,这意味着每隔一代人,年出生人口将减少36.4%, 两代人将减少超过60%。然而,“这个生育率居全世界末尾的国家,仍然严格执行着计划生育。”梁建章曾表示。

不止如此,梁建章在完成博士论文的过程中,研究了各国有关创新、创业与人口的关系,以详实的数据及事实依据、完备的理论知识及强大的逻辑性,得出若干与常识相背的结论。

比如——

北京的人口是不是太多了?

一线城市的房价会不会很快下跌?

逃离北上广深是不是一个好选择?

为什么不投60后?

机器人会抢走人类的工作么?

中国、美国、印度,谁能称霸未来?

这些问题的答案,兴许都会让你出乎意料。

正好在今年,梁建章将他当年的博士论文翻译成中文,并在此基础上联合中国与全球化智库高级研究员黄文政延展出一本新书,题为《人口创新力:大国崛起的机会与陷阱》。在书中,他们澄清了人们对人口问题的诸多普遍误解。作为一本严肃的人口学著作,这本书出乎意料的易读。

虎嗅精选特以专栏《人口保卫战:大国崛起的机会与陷阱》的形式精编了这本书,以更为轻快凝练的形式进行了呈现。你可扫描下方二维码,一睹为快。

为什么你应该读这本书?

除了澄清若干紧要事实,把握当下趋势之外,更重要的是,你能够学到梁建章的一套思维方法论。

曾有携程高管表示,梁建章的“思考方式是固定的:是不是羊太多,是不是车太多,是不是人太多。”他还表示,用这一套逻辑过程,不管内部、外部创业都能受益匪浅。“James有整套的方法论诠释什么叫科学地追求完美,哪些追求完美的方式是不科学的。”

小到个人,再到一个公司,大到一国,其实都可以用一套贯通的逻辑来思考、决策。而这个《人口保卫战》专栏,很好呈现了梁建章的整套方法论。

附:

最近,虎嗅精选在一辆老旧的奥迪A6上,专访了梁建章。

采访围绕着“中国的创新创业”展开,由头来自于对创投圈的直观感受:今年以来,资本寒冬意味渐浓,资本市场上钱少了,除却头部,绝大部分机构的募资变得更加艰难,同时,市场上流通的创业项目也变少了。

这些现实,对商业世界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在有些颠簸的路途中,我们的提问开始了:

创业创新

虎嗅精选:募资在变难,创业者在减少,是不是中国这一波创业浪潮接近尾声了?

梁建章:创业少,这是整个行业发展的阶段,像互联网这么多的创业机会在历史上也是非常非常少见的。

移动互联网以后新的热点,大趋势肯定还是以行业创新为主流。具体行业而言,从模式、技术的角度来看,不是有IT人员就够了,你可能需要IT跟行业人才结合,那这就需要更多的积累和经验,也不一定能那么快。

所以说,移动互联网以后没东西(大的创业机会)是正常的,不是说一会儿就会冒出一个特别大的、跨整个经济去支持一个行业的企业。

虎嗅精选:那是不是可以说,目前市场上的创业项目的确少了?

梁建章:相对于移动互联网那一波可能会少一些,但整体项目并不少,因为各行各业的项目有很多,以前没有太多机会的行业,一些新的行业抓住机会起来。

虎嗅精选:现在,是不是传统企业更有机会?

梁建章:对,基本上现在都是在产业里面,可能用到一些高科技,但肯定是高科技与产业结合。

比如之前电动车比较热,但这个行业不可能有几十上百家企业同时存在,可能最多十几家,而且很多不是新创公司而是原来传统汽车公司的创新项目。

虎嗅精选:您在《人口创新力》一书中提到,创新在变难,这会对我们整个创业趋势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梁建章:总体来说,中国的创新还是非常非常旺盛的。因为中国不光是前沿性创新,还确实有一些领域是中国以前没有进入的,现在在做追赶性创新。

不过,美国应该是最旺盛的。但美国也是移动互联网、Facebook以后,不会有那么大的平台性的机会,但他也会有造电动车这些新的创业项目出现。

虎嗅精选:中国都有些什么样的行业在做追赶性创新?

梁建章:总体来说,都在逐步走到前沿。还不在前沿的这些领域,比如造大飞机,还是国家层面的行为,没有到民间去。手机是很大的产业,里头有很多细小的产业链;汽车、电动车、新能源,中国都在往世界前沿做,当然这都得益于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另外,虽然中国在科技上没有那么前沿,但中国是个制造业中心,每个行业的制造业中心都已经在中国,所以,一头有市场,一头有制造,再做中间就比较容易,因为他对两端都比较理解,再加上有人才,每个行业的人才。

你不能以有多少大学生创业作为衡量指标,因为这个是我们互联网特殊阶段的一个特殊现象。而且从整体指标来看,中国的创新活力非常旺盛。

虎嗅精选:眼下来看,还有什么行业存在巨大机会?

梁建章:现在整个中国的创业机会还是全方位的。制造业里有新能源、汽车、机器人,现在都进步非常快,因为中国本就是最大的市场。日韩擅长的行业,主要是制造业,未来中国都会逐步赶上。

在服务行业,中国也有很多机会。当然有些政府主导的行业可能受制约大一些。而像医疗、教育、旅游这些服务性行业,比较放开的,机会多一点。

旅游这块机会一直很好,无论是酒店还是航空公司都开放了,特色旅游机会也很多。

还有文化产业,虽然现在管得比较紧,但也会逐步放开,人们对文化需求的增长跟旅游一样,会非常快。

虎嗅精选:那些平台型的互联网巨头们的存在,对创新而言,是好事么?

梁建章:巨头如果完全没有对手,当然是有一点问题,他自己会变得比较懒,创业动力没那么足,因为他已经是最好了(笑)。他们所谓的更好,也是最好。

实际现在并不是这样。因为像电商领域不断有新的公司冒出来,在支付方面,阿里腾讯两大巨头竞争也比较激烈,而且像我们OTA行业,携程也会遇到美团这样的竞争对手。

还不光这些,国际互联网巨头也在中国或国际市场上,跟中国公司竞争,所以其实全球化以后,它的竞争对手实际上是变多了。

现在不太看得到一家企业完全垄断的情况,至少中国没有。海外则不然,如谷歌、亚马逊,Facebook,基本上看不到对手。

中国似乎还没有到这个阶段,在国际市场上,中国还是一个追赶者的角色,竞争相当激烈。

虎嗅精选:这几年,在创投领域我们看到大批项目被资本催熟,这是不是一种资源上的浪费?

梁建章:在创新创业这个领域,基本上是民间资本在做。既然有更多的民间资本进来,并且以前的资本基本都赚到钱了,你很难说这是一个资源浪费。

它可能确实需要通过烧钱来建立市场优势,当然会有人亏钱,但总体来说还是看好这个经济效益。

人口与创新

虎嗅精选:中国的创业趋势和我们的人口结构现状,有什么样的关联性?

梁建章:中国当下的人口状况还是非常好的,就看你用什么质量指标衡量了。从绝对数量来看,中国现阶段人力资源规模肯定是最好的。

从质量上来说,中国从2003年开始扩招,进行重大的教育投入,现在已经15年过去,那批毕业生都是80后,现在正好三十几岁,正是创新创业的黄金时间,本身80后这批人的数量也很大,因此目前这个人口结构非常健康。

到90后、00后这代,人口就少了很多。那么10年、20年以后,人口总体状况就不如现在了。

虎嗅精选:为什么到时候就会不如现在了?

梁建章:现在每年人口数量在增长上相对稳定,最主要是二胎的补生的效应。一旦80后作为生育主体的时期结束,这种补生效应过去,到90后成为生育主体时,人数就会少很多。

现在对人口进行干预的效果,也是30年以后显现,任何人口方面做的事情,效果都会出现在20、30年以后。

虎嗅精选:那在这30年中间,整个中国的创新和商业活力会衰减?

梁建章:对,10年以后,(创新活力)就逐步往下走一点,下一个台阶。这跟日本有点像。

当然中国总体的潜在强大程度远超日本,因为中国的人口规模要大日本10倍。

但相对来说,5到10年后会弱一些,15年到20年后又会比5到10年后再弱一些。

虎嗅精选:埃隆马斯克也曾公开表达过对中国人口问题的担忧,并且,他还因为担心地球资源殆尽,想把人类送上火星,创立了SpaceX。您觉得,人类面临的共同困境是什么?

梁建章:从新能源发展现状来看,人类资源没有那么悲观,我感觉马斯克要人类上火星并不是因为资源问题,资源也并不是个问题。(事实上,我表述不准确,马斯克的原意是,我们现在都住地球上,没有备份,一旦地球遭遇自然或人为的危机,我们全玩完了)

我认为,(马斯克创立SpaceX是因为)探索现实世界是非常有意义的,可能比玩游戏更有意义。如果人类都虚拟化了,就宅在一个地方或者星球(笑),那么人类的潜力还没有发挥出来。”

虎嗅精选:所以,人类最大的问题还是人口问题么?

梁建章:不是。总体来说,人类数量没有说太多,也不能说太少。人口太少的问题,只是限于相对富有的发达国家的问题,发展中国家人口增长还是挺快。

人类碰到最大问题(梁声音放大)是,缺少了探索的欲望。人类变得很宅,大家都在玩游戏的话,这就是一个大问题。

当物质生活已经不是太大问题,就要追求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房价

虎嗅精选:有一种说法,2025年中国人口达到峰值开始下跌的时候,中国的房地产行业也会进入下行通道,您认为这种说法有道理么?

梁建章:中国总体人口已经不怎么增长了,中国房产总体来说也不那么缺了,但是在空间上还有一些错配。人人都希望到大城市来。

这个也正常,因为中国的城市化还没有完全结束,要完全结束可能也就再过5到10年的时间,到时候,总体来说城市的房价就不再上涨了。

但其实中国的大城市化还远远没有结束,我指的大城市是指排名前20的城市,这些城市,潜在的住房需求可能是现在实际供给的一倍吧,那么每年造个2%-3%,那你可能还有20年到30年的增长。

所以大城市的房价,我认为至少在二三十年里是相对坚挺的,但小城市的房价5到10年之后就会出现下行。

花呗如何提现 — 【企鹅—780993127】【薇辛—f17094249450】【无.需.打.开】【诚.信.第.一】【安.全.无.风.险】,花呗,京东,任性付,信用卡,等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原标题:演员万科的自我修养

演员万科的自我修养

虎嗅注:万科今年秋季例会上,铺天盖地的红底白字大海报上写着:“活下去”。与喊口号同时进行的是在厦门降价甩卖、对旧业主退款百万;另一边,收购华夏幸福环北京区域的33.93万平方米的住宅用地,“看多”环京区域。一句响亮的“活下去”,究竟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还是寒冬中的哀鸣?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AI财经社”(ID:aicjnews),撰文:叶航,编辑:祝同,虎嗅获授权发表。

风波、澄清、自省。

国庆节后,“宇宙最大开发商”万科再次陷入了漩涡之中。这位房地产界的老大哥在内部会议大厅里挂出红底白字的“活下去”,搅动起地产界的水塘。

外界侧目惊惶之余,万科一边在厦门打响降价第一枪,一边在环北京地区收购三十余万平方米住宅用地。这样的情景并不是第一次出现,每一次市场调整后,万科在某种程度上都会成为利益既得者,扩大市场份额。

“对于万科,一定不要看他们对外的讲话,因为万科的口径内外是有明显区别的。”一位地产分析师对AI财经社说道,他紧接着补充:“直到这一次。”

01 最会“哭”的房企

10月9日,王石在纽约领了个2018“亚洲创新变革者”的奖,发表获奖感言时,他说:“Thank my wife Meme.”

Meme是田朴珺的英文名,她就坐在台下,穿着一身黑色深V连衣裙,坐在她身边的是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女儿卡罗琳·肯尼迪。旋即,田朴珺在朋友圈晒出67岁的王石腹肌照,配以一个害羞的表情。

就在王与田罗曼蒂克的一周前,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在秋季例会上却一筹莫展,表情凝重。他的讲话充满了危机感,他说万科要以“活下去”为最终目标,红底白字的大海报遍布整个会场。

几乎是同一时刻,厦门万科打响了楼市降价的第一枪。白鹭郡五折甩卖、对旧业主退款百万的消息传遍全网。随后厦门万科发布声明称近日网上流传的“白鹭郡项目因降价对前期业主退款”的消息并不属实。

万科白鹭郡开盘近一年的时间里,推出了200多套精装住宅,总价在450万元至500万元,但只卖出了不到100套。今年9月,厦门万科选择打折促销,100多套特价房,总价降至278万元至298万元。对此,厦门万科方面表示,不存在原价500万元的房源降至278万元到298万元的情况。这是在去掉精装修、车位及电梯后,即从精装修交房变为毛坯交房,实际降幅在20%至30%之间。

而原先以450万元至500万元购房的业主,厦门万科正在和银行协商变更按揭合同的方案,准备退款。

对于此次白鹭郡事件,厦门当地的一位炒房客告诉AI财经社:“这个盘规模不小,周期略长,开发商需要回笼资金了,而且今年厦门的新盘很多,万科需要抢下第一波客户。”

炒房客的话对应了郁亮的内部讲话,他表示今年万科回款如果不到6300亿,所有的业务都将喊停。但如今十月过去一半,而回款的目标只完成了不到50%。

据年报显示,2017 年年中,万科实现3579.31 亿元预收款项,与年初相比增长了30.32% 。而2018 年中,万科预收款项仅增加了853.83 亿元,与年初相比涨幅仅有20% 。增速垫底,库存积压,回款艰难,万科判断转折的日子已经来临。

同时,包括恒大、碧桂园、泰禾等在内的多家房企开始降价销售,以期资金迅速回笼。其中,恒大推出国内全部楼盘8.9折,而如果全部优惠进行叠加,最低可至7.4折,比今年2月份的8.8折促销力度再次升级。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分析,随着房地产调控的深入,房企逐渐出现了业绩上涨乏力的现象,从之前一年多的房企普遍上涨,逐渐开始出现了龙头房企上涨速度放缓。包括多家龙头房企,销售业绩都开始出现了逐渐放缓的迹象。

颓势初现,万科另一边却开始了收购土地。10月9日晚间,华夏幸福发布公告称,北京万科以32.34亿元收购华夏幸福其环北京区域33.93万平方米的住宅用地。除此之外,万科还与华夏幸福合作开发其位于涿州、大厂、廊坊和霸州市的10宗土地项目。

从各项数据显示,喊出“活下去”的万科似乎并未真正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半年报显示,上半年万科营收为1059.75亿元,同比增长51.8%;净利为91.24亿元,同比增长24.94%。2018 年1~9 月,碧桂园以1198亿元拿地金额继续位居榜首,万科以1163亿元稳居第二位。按照权益金额计算,万科三季度合计拿地金额接近500亿元,达到458.7亿元,相当于恒大+碧桂园+保利+融创四大龙头房企拿地金额总和。

“活下去,可能是活不下去,也可能是更好地活下去”,地产界知情人士道破此次万科“活下去”的深意。张大伟认为,万科一向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其对外发言一向以悲观为主,和谐为主。因此,在2018年半年报数据创新纪录的时候,万科仍旧选择向外界释放出“活不下去”的信号,以喊疼的形式呼吁利好的政策。

“每一轮楼市调控带来的市场波动中,万科的降价最坚决最有效。”张大伟总结道。每一次市场调整过后,万科都成功地扩大了自己的市场份额,从某种程度上,万科就像一个顶级流量明星,在一次次争议中,成了传说中的“宇宙最大开发商”。

02 降价降成房企老大

“希望万科能够做出反省,继续成为地产行业的榜样。”2008年,绿城集团创始人宋卫平接受某杂志采访时如此说道。

前一年,王石在一个论坛上提及“拐点论”,并称万科不会囤地、捂盘。

彼时,中国商品房住宅市场欣欣向荣,万科当年销售额合计523.6亿元,比三年前翻了5.7倍。时任战略和投资管理部总经理的刘荣先,经过市场调研,交给王石一组数据:“深圳、上海、北京、成都、武汉等大城市都出现了市场开始下行的明显信号。一个多月后的一个会议上,王石在回答一个记者问题时,首次肯定了拐点论的说法。

后来,王石在博客连发八篇文章阐述拐点论核心,在地产界引发震荡。2008年9月,万科首次对开发的房产进行了大幅降价销售的处理。

与此同时,万科和王石却在尽失人心。

首当其冲的是捐款门。2008年汶川地震中,万科员工共捐款200万元,王石被网友质疑为是一毛不拔、毫无社会责任感的吝啬小人。2008年5月,某市召集开发商开会,没有邀请万科当地公司。会议内容可以用八个字概括:不许降价,远离万科。2008年11月,万科杭州降价促销后,惹怒先期购房者,砸破某售楼处玻璃。而南京市政府物价局也给万科开了一张四千万的罚单,“物价局该管哄抬物价啊,结果它说你降价垄断”,王石几年后回忆起来仍感无奈。

就在万科全国降价售楼的时候,宋卫平则坚持“绿城不降价”。应对降价潮,宋卫平提出增加品质和配套服务的附加值来提升竞争力。宋卫平还称自己不在意宏观调控。正因此,绿城在不断高筑的债务压力下,遭遇危机。在宋卫平看来,在面对行业危机来临的时候,万科并没有与行业以及政府有关部门进行沟通,而是自己快速囤积现金,降价套现,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因此,宋卫平喊话王石做反省。

一切看上去,万科的2008年就像一场劫数,众叛亲离,孤家寡人。然而苦涩背后,这年万科创造了478.7亿元的销售成绩,市场份额同比上升了50%,一举成为中国房地产企业的龙头老大。

时间退回到2004年2月,万科刚好成立20周年,在深圳大鹏镇云海山庄举办季度例会。那次会议的主题是“畅想万科30岁”。时任总经理的郁亮做了此次会议的总结发言,他抛出一个问题:“今天万科的市值已经超过100亿,在未来10年还能保持高速增长吗?”

现场一片沉默。没有人能确定未来。那时距离王石登上珠峰还不到一年,万科的信心空前高涨,又空前憋得慌。

当时的万科财务总监王文金发言,称按照每年30%的复合增长,到2014年时,万科的销售额将达到1000亿。

这个数据显然超出王石的预料,他说:“年轻人,你们不要这么心浮气躁,这是在搞大跃进。”然而千亿销售额还是写入了万科中长期规划之中。

10年后,2014年万科的销售额实现2000亿大关,二倍于当年的预期。

“市场的博弈就是情绪的博弈,而情绪这东西是会传染的,一旦预期心态崩了,就要互换椅子,重新排位了。”一位行业内人士分析道。他认为,万科在之后2011年和2014年的降价潮中,正是通过这种情绪的博弈,一次次“活下去”。这一次,也不外乎是如此。

03 活下去

前几年,郁亮接受采访时称,万科没有核心竞争力,没有任何一种能力能保证万科一劳永逸,高枕无忧。

万科真的没有核心竞争力吗?在外界看来,万科当然是中国最有竞争力的公司之一。

1984年,33岁的王石在深圳建设路1号创办了万科的前身——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1988年,万科完成了股份制改造,王石担任万科董事长兼总经理。当时的万科所有资产不过是三个来料加工厂。

1989年,深圳会堂里,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召开了第一届股东例会。在这次会议上,王石被推选为第一任董事长,他拿出五分之四的个人积蓄2万元,购买了万科股票。王石后来在自传中回忆,4100万股股份中,万科职工股应得的股票在500万左右。按照当年市府办公厅下发的股改文件,这部分股票只能有10%允许量化到个人名下,其余归集体持有。

王石

王石因怕招惹杀身之祸,在名利之间选择前者,放弃了他应得的个人股份。

1990年,万科在深交所上市。整个90年代,当其他企业都在搞多元化时,万科做减法,卖掉了很多产业,专注做房地产。

2015年,宝能系通过二级市场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轰轰烈烈的宝能之争就此展开。直到去年6月9日,持续近两年的万科股权之争终于尘埃落定,深圳地铁集团成为万科目前最大的股东,持股比例达29.38%。深圳地铁集团的主营业务是轨道交通运营,实控人为深圳国资委。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在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后,深圳地铁集团将和万科在各地展开“轨道+物业”的合作,万科主要负责轨道沿线的物业开发工作。

回到2004年云海山庄那次会议,万科的未来在哪里?《万科逻辑》一书中说,当时在万科已经形成了一个共识,就是万科需要发展战略。而在半个多月以前的秋季例会上,郁亮将“战略检讨”放在了首位,具体的操作是“收敛”和“聚焦”,以“活下去”为最终目标。

2012年,万科提出行业进入白银时代,从做快周转向做长期运营转型,从重资产转向城市配套服务商,至今已经6 年。2018年6月,郁亮在股东大会上说:“十年后,万科还会是地产公司吗?我想不是了,如果还是,那也是惨淡经营了。”

郁亮表示,万科未来是美好生活的服务商,未来想到万科,就会想到美好的生活,而不是建几栋房子的开发商。

今时今日,万科已经把战略升级为城乡建设和生活服务商,从开发业务衍生到服务业务,包括:房地产开发、物业服务、租赁住宅服务、物流仓储服务、商业开发与运营。此外,万科还进入冰雪、度假、教育、养老等领域。

在财报上,除了房地产和物业,其他业务被统称为“其他业务”。财报数据显示,房地产业务利润率同比增加2.54%,而物业业务则负增长2.10%,其他业务负增长4%,不容乐观。

是活下去还是更好地活下去?对万科和外界,仍是一个疑问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