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中国军工参加阿布扎比国际防务展

来源:人民网海南视窗网    时间:20190223
【字体:

申扎县花呗套现___购买软件【客服微信:fy17159555025】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伊朗外长呼吁英法德为挽救伊核协议做更多努力


张泽森进球昆仑鸿星奥瑞金主场1-0胜化学家取得新春开门红

  

  

  春节黄金周已经结束,即使算上过了元宵节才算过完年的传统,节前返乡的务工人群也已经或正在陆续回到熟悉或陌生的城市。那么,目前用工量最大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的用工、开工情况如何呢?记者兵分多路进行了细致的调查采访。

  记者唐维

  从正月初八到正月十三,记者走访了深圳、东莞的多个工业区,与企业主、工厂人事、人才中介机构、求职者等多个群体进行了交流,力图了解今年春节后深莞等地的用工、招聘情况。

  企业:招工越来越难

  正月初九一大早,家住深圳的徐老板,开车去往他设立在东莞大朗镇的小加工厂。徐老板的工厂原来是开在深圳的,由于租金上涨,四年前搬往东莞大岭山,平时由妻弟管理,他主要待在深圳的办公室。这天是工厂开工的日子,老板和老板娘赶过去派开工红包。

  工厂里静悄悄的,只有老板娘弟弟和一个司机在。“有一个人说买到明天的票过来,有一个说他们那里的风俗是过完正月十五才算过完年,还有几个说不来了。”她弟弟说。

  徐太太派完开工红包,准备去贴招聘启事。她告诉记者,为了让工人们开心,年前特意把13薪(工厂的年终奖一般是1个月工资,全年12+1,称为13薪)全发给他们了。

  之前就有人劝她不要年前全发了,留一部分春节后再发,这样也不至于全放鸽子了。徐太太心善:“这些年轻人平时挣多少花多少,不把年终奖发给他们,过年都困难。”

  徐太太把招聘启事贴到了工业区大门口。偌大个工业区显得十分冷清,绝大部分工厂都还没有开工。据徐太太介绍,年前普遍放假早,今年年后普遍开工晚。碰到楼下电子厂的人事人员,说他们厂要初十才开工,但人事人员初八就过来了,开始忙着线上线下招人:“没用的,我昨天就贴了招聘启事,一个人都没招到,连问的人都没有。”

  记者看到她贴的启事上,招聘作业员、SMT操作员、仓管员、品管员等等,待遇从3800~6000元/月不等,没有年龄及学历要求。“主要是作业员难招,流动性也大,招了做一两个月,刚熟练一点就走了。技术员比较稳定,一般做的时间长,而且好招,在招聘网站上挂出去就能收到不少简历。”

  徐老板原本打算初九开门,初十就正式生产了,现在工人没到位,没办法开工,而机器一旦开启就得6×24小时连续生产,周日人和机器都休息一天。“你招几个人?”他问太太。“4个。4个人不来了。”他太太回答。徐老板略一沉吟,说至少得招6个。

  徐老板的工厂自动化程度很高,一条生产线只要两个人早晚班倒就可以搞定。4月份要上一条新的全自动生产线,得预留一个人提前培训,另外还得多招一个人“备份”,因为随时可能有人走。

  深圳市宝安区石岩一家大型上市企业,用工缺口更是高达1000多,部分普通员工也出来客串招聘人员,在工厂所在的工业园区外询问过往路人要不要找工作。“出来招工的员工有十几个吧,每天有额外12块钱的餐补,比流水线上轻松一点,遇上有意向的就带到厂里填入职表。”其中一个小伙说。已是上午11点,但他今天还没有收获:“可能因为是周日的缘故吧。昨天我招了五六个呢。”

  工厂的专职人事告诉记者,今年招人太难了:“去年这时候每天可以招到五六十人,但今年最多也才招二三十人。这也不是我们一家厂子的问题,这工业区里大家都在抢人。”记者问如果实在招不到人怎么办时,他说只好找劳务公司要临时工了,不过临时工成本会高一些,人员也良莠不齐。

  中介:先“抢”到人再说

  李湖在深圳经营一家劳务派遣公司,过完年后,多家合作工厂找他要人,他把手下十多个业务员都撒了出去,每招到一个人提成100元。“压力大得很,现在还有1000多人的缺口,工厂等人开工。昨天只招到100多个,远远不够。”李湖发现今年深圳的用工市场出现了一个独特的现像:无论是派遣公司招人还是工厂直招,基本都是招的临时工。这意味着什么呢?临时工比正式工的成本要高出15%左右,也就是说,按照深圳普工5000元左右的平均工资水平,工厂改用临时工之后,支出要高出700~800元/月/人。“大家都在‘抢人’,提高短期待遇,先把人拉到厂里再说。”李湖认为,这种畸形的状态不会长久,用工平衡到3月中旬基本能实现。

  记者在一家工业区门口发现,招工人员远远多过求职者,只要谁稍作停顿,就会围上来一群人:“找不找工作啊?”

  “我再等两天,如果还招不到人,就准备去江浙一带了。”22岁的小冯是个体小工头,他的工作就是去社会上招人,然后哪家工厂工价高就卖出去,赚取差价。例如工厂给他开出的报酬是20元/小时,他给工人18元/小时,赚2元/小时的差价。据他说,去年春节后他招了十几个人进厂,但今年截至目前,却连一个人也没招到:“只有等大企业招完,我们才有一点点机会。”

  徐老板所在的工业区外不远有一条稍微热闹些的主干道,在这里的一家劳务派遣公司里,记者声称为老家的亲戚咨询工作机会。“多大年纪?20多岁?尽管来,进这里工资最高的厂,一个小时20元。”临出门时,老板娘还硬塞过来一张名片:“你亲戚来了记得找我啊,身边朋友有找工作的也可以找我。”

  流动招聘点:苦乐不均

  正月初十的东莞大朗镇上,很多店铺还没有开门,一些店铺外面干脆自发形成了一条招聘街,一个小凳子,一张小桌子,一张招聘启事,就成了一个流动招聘点。“厂门口也贴了,没人气,街上人多点,来试一试。”在这里,记者看到了劳务派遣公司老板娘所说的那家工资最高的厂,规模近万人,综合收入5000~7000元/月。记者向招聘人员打听:“你们厂是这一片最大、工资最高的,应该很好招吧?”招聘人员说,好招的前提是要有人找工作。“你看这一路空荡荡的,人都没有,怎么招?”一眼望去,确实很少有求职者咨询,招聘人员明显多过求职者,多数招聘人员都在无聊地玩手机。

  有意思的是,记者在街上看到了一家湘菜馆的招聘公告,楼面经理3300~4600元/月,服务员2600~3200元/月,其他职位如咨客、洗碗、传菜等起薪都是2000多元。记者问前台来应聘的人多吗,前台的回答出乎意料:“多啊,每天都很多人来问,我们要挑选形像气质比较好的。”

  在另一条街上,记者遇到了独自一人摆摊招聘的刘小姐。她向记者大倒苦水:“两天了,一个人都没招到。有人填了表,然后就没音讯了。”刘小姐所在的钢材厂有100多人,春节后大约有10人没回来上班。“我们也担心员工过完年后不来了,所以年终奖留到年后再发,但这些人干脆年终奖也不领了,找借口不来了。”刘小姐说,这10个人左右的用工缺口,估计要到3月份才会招满稳定下来。

  在另一家较大型的工厂门口招聘启事前,零零散散有一些人在看,但大多只是看看,问几句就走了。工厂人事人员李小姐摆了一个摊在外面,据她介绍,为了防止员工流失,他们厂采取了两个措施:一是年终奖留一半到节后发,二是跟员工约定,春节后回工厂上班3个月,就可以报销春节往返老家的车票。“但年轻员工比较任性,如果他们想走,怎么也留不住。”李小姐感叹。

  求职者:人往高处走

  在一个工业园门口,记者看到骑着电单车出来找工作的小林和他的老乡,电单车后座上还驮着林太太和刚满月的孩子。小林是1993年出生的,广西人,去年底辞工,主要是嫌工资太低,只有4000元左右,不加班的话只有3000元,想换个工资高点的活。记者问他对新工作有什么要求,他说只要工资高点,苦点累点脏点都行,晚班也没关系。有招聘人员问他,是不是只要工资高什么活都愿意干?“当然了,工资不高怎么养活这一家人?”小林说话时,他太太一脸笑意地靠在他背上。我问小林工资的期望值是多少,他说最少要4800元/月,最好5000元/月左右。只是整个工业区的工资水平基本在4000元/月左右,小林只好骑车去另一个工业区碰运气,临走前嘱咐我:“看到工资高5000元左右的厂,记得打我电话啊!”

  徐老板工厂里的员工小谢,现在每个月都能拿到5000元左右。小谢跟着徐老板4年了,工资是慢慢加上来的。“他眼里有活,我没看到、没想到的事他都做了,所以我愿意给他涨工资、发奖金。不可能一来就给到5000元,没有这么好的行情。”徐太太的招聘启事上写的是试用期3个月工资3600元/月,试用期后3900元/月,完全没有诱惑力,虽然只要做得好、做得久,工资会比这个数字高。“现在的年轻人喜欢跳来跳去,想要高工资,现在市场的薪金水平普遍在4000元左右,但求职者的心理预期在4500~5000元左右,如果他们不是总换工作,踏踏实实在一个地方做,5000元早就可以拿到了。频繁跳槽对企业和个人是双输。”徐老板说。末了,徐老板交待徐太太:“你问问小谢,有没有老乡可以带过来,给报销车费,做到3个月再奖300元。”

  1984年出生的小许,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大一些。他问招聘者的主要问题是累不累、要不要搬重的东西。他平时以打零工为主。“不想进厂做正式工,管束太多,上班连手机都带不进去,辞职还要等一个月。”他喜欢进劳务派遣公司:“劳务公司可以借钱给你,一般你做7天就可以找他们预支工资了,到时从工资里扣。工厂哪会借钱给你啊?一般都要押一个月工资,上两个月班才能领到钱,受不了!”记者问他去年上了多久的班,他想了一会说,9个月左右吧。他已经在两家工厂填了入厂资料,但还要再看看有没有更好的。最后,他要了记者的手机号,晚上打来电话说,其中一个厂应该不会去了,因为要押40天的工资。我问他找工作最看重什么?他短信回复了这样一段话:1.工资方面;2.工作环境;3.厂规;4.做事是重还是轻。

  在一家电子厂门口,记者看到了一群云南人,黝黑脸上的高原红还没有褪去。据他们介绍,他们是初七来的东莞,初八就上班了。“在家里就找好了,老乡带我们出来的,说是一个月加点班能拿到4000元左右,我们就都跟他出来了。现在一部分人已经上班了,我们是晚班,还没开始上班,不知道做什么。现在等老乡下班出来带我们去饭堂吃饭。”过了一会儿,一个皮肤较白的女工从厂里出来,手里拿着一包全新的餐具。这就是带他们出来的老乡。据她透露,介绍一个人进厂并且做满3个月,介绍人可以得到400元/人的介绍费。“如果这次带出来的乡亲全部做满3个月,能拿到五六千元的介绍费。”据说,厂领导对她带来这么多老乡非常高兴。

  在工业区的饭堂,22岁的广西小伙小蓝边吃饭边玩手机。在这家人员流转率极高的工厂,工龄两年半的他绝对算得上资深员工,他之所以留下来,一是发工资准时,从来没有过拖欠,二是有活做,稳定,不像有的厂一会有活做一会没有,没活做每个月就只能拿2000多元。“我们一般每天固定加班到晚上8点,每个月有4000多元,有时可以达到5000元。”他们初八上班,初九上午之前到的都可以领到老板的50元开工红包,过了就没有了。

  是什么原因导致招工难?招聘者给出的答案比较一致:很多人不来广东这边了,工资没有优势,内地很多地方制造业也都起来了,没必要舍近求远;现在年轻人不喜欢进工厂了,喜欢去超市、饭店这些地方。

  所有招聘者反复提及的一个时间节点是正月十五,他们认为众多求职者都会在正月十五传统意义上的春节正式过完以后才从家里出来,到那时找工作的人会明显增加,他们能招到人,甚至还可以挑挑捡捡。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原标题:房屋到期玩失踪 名校博士成“老赖”)

某知名大学博士、北京某高校教师,年轻有为的赵筝(化名)有着令人艳羡的简历,却成了老赖。2019年年初,两位“不速之客”来到赵筝曾经攻读博士学位的母校,在学生公寓楼下的某银行支行里,划走了他一笔近万元的存款。

2017年夏天,赵筝租了一套房屋,在房屋租赁即将届满之时,出租人李佳按照租约及时通知赵筝,期满之后房屋另有它用,不再出租,要求他到期搬走,结果赵筝将一屋子物件大体打包之后便销声匿迹。租期到了,面对一屋子东西,李佳联系不上赵筝,想搬不敢搬,更不知搬去何处,无奈诉至北京海淀法院,要求腾房。

法院经审理后判决赵筝腾退房屋,并从租约期满之日按照租金支付李佳占用房屋的费用。2018年初秋,案件进入执行程序。

执行法官本以为被执行人赵筝是名校博士、大学老师,理应知法懂法,这个案件可能比较好办,只需通知赵筝把东西搬走、支付占房费用就行。结果赵筝继续玩消失,发短信不回,打电话不接,过段日子电话直接成空号。法官多方联系,找到了赵筝任职高校所在院系学工部门和人事部门的电话,结果却得知赵筝已于数个月前辞职。赵筝的前同事反映说赵筝比较独来独往,辞职之后就断了联系。

既然联系不上被执行人,按照程序,执行法官就需要先依法强制腾房,再执行占房费用。在经历了相应的法律程序后,执行法官来到了本案涉案房屋。只见屋内一片凌乱,数十只收纳箱里装着玉器、陶器等杂物。为方便腾房,执行法官将其他普通物件存放于仓库,把玉器等较为贵重的物品运回法院赃证室。后经评估公司初步评估,这批物品价值较低,并无拍卖的必要性。

腾房完成了,案款还是得从赵筝名下的财产中执行回来。经查,赵筝名下只有一张银行卡有存款可供执行,是他在母校某大学某公寓支行开户办的。于是2019年年初,北京海淀法院的两位执行工作人员来到了这家校园银行,按照流程扣划了赵筝卡内的存款。

后来,赵筝的父亲得知了此事并主动联系法院,缴纳了剩余的执行案款,希望尽早解除对赵筝的限高措施。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德阳在线
主办:人民网台湾频道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昆山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