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山水变成“金饭碗”

来源:淮南新闻在线    时间:20190223
【字体:

南安市京东白条取现___购买软件【客服微信:fy17159555025】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新京报:缓解夜间“出行难”,更好繁荣夜经济


人民日报钟声:“中国绿”为地球添生机

  

  

(原标题:肉痛啊!浙江三名小偷开游艇,大海中偷走数千斤大黄鱼!35元一斤全贱卖了!)

“无黄鱼不成席”,一直是浙江沿海渔民对于海味的执着追求。

大年初九,温岭一家海鲜酒楼,一帮人正在大吃大喝,享受大黄鱼的美味之时,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刑侦大队的民警出现了。

召集这桌酒席的三个人被抓,而他们的落网正和大黄鱼有关。

茫茫大海数千斤大黄鱼被偷

老郑在大陈岛海域从事黄鱼养殖工作,2月5日年初一早上,他开着船,到养殖海域检查网箱内有无死鱼。

船开到网箱旁时,眼尖的老郑突然发现,一个网箱内的不锈钢扶手上沾着鱼鳞,另外两个网箱内也沾满了鱼鳞。

三小偷开游艇偷数千斤大黄鱼 35元一斤全给贱卖了被盗大黄鱼

“我们在打捞黄鱼的时候,都是用吊机拉网的,所有扶手和网面是不会有鱼鳞的。”老郑感到不妙,一检查,果然网箱内已没了鱼,他立即报了警。

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刑侦大队接警后,对黄鱼被盗案展开调查。

汪洋大海,茫茫一片,是谁盗走了这么多黄鱼呢?

一周后,民警获取一条重要线索:温岭某菜场有人在大量出售黄鱼。

循着这条线索,民警锁定三个嫌疑人:陈某、历某和应某。

2月13日大年初九晚7点左右,刑警张坚强和同事们直奔温岭一家海鲜酒楼,抓获三人。

三小偷开游艇偷数千斤大黄鱼 35元一斤全给贱卖了三个嫌疑人吃海鲜宴的时候落网

被抓时,他们正召集亲朋好友在大吃海鲜宴。

为了偷鱼偷偷把造船厂的游艇开出海

对于案情,他们招供得倒是痛快。

无业的陈某因为打麻将输了钱,眼看快过年了没钱花,便找来历某和应某,商量去大陈岛偷黄鱼。

三人都觉得有利可图,一拍即合。

要偷鱼必须有船,怎么办?历某是造船厂的负责人,刚好有客户定制了一艘游艇,还没交付。

三人就开着这艘游艇,从金清港出发,开到大陈岛。

他们用事先准备的网开始捞鱼,捞了足足两个多小时。据警方初步侦查:数量至少有2500斤。

他们以35元一斤的价格,将鱼卖到菜市场的水产品门店。

为什么挑选到大陈岛偷黄鱼?

陈某说,“大陈岛的养殖黄鱼很有名,一斤至少能卖四五十元。”

目前,三人因涉嫌盗窃罪被椒江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大陈黄鱼甲天下小偷卖35元一斤是贱卖了

35元一斤的价格,让办案民警也觉得不可思议,“全贱卖了。”

大陈岛周边海区自然繁衍的黄鱼,因为体形匀称、肉味鲜美且无腥味,有“大陈黄鱼甲天下”的美誉。

昨天,我联系了大陈岛上大陈村的村主任王韦,他也是资深黄鱼养殖户。

他说,“时下的黄鱼价格,养殖的大黄鱼一斤至少70元,小黄鱼也要18元到30元。”

“我家从我爷爷起,就开始捕鱼为生。大陈岛以盛产黄鱼和墨鱼知名。而且,大陈岛的黄鱼,已经是地理标志证明商标。”王韦说,他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爸爸摇着橹,撑着小木船出海去捞鱼。

“我小时候,大陈岛的黄鱼资源不少,出海一回来就是满船鱼,全是野生的,还常常能见到3到5斤的黄鱼。父亲常赶到椒江的葭沚去卖鱼,才几毛钱一斤,或者换西瓜,或者做成鱼松,家人当零食吃。”

小时候觉得平常的一道菜,现在成了奢侈品:一条大点的野生大黄鱼,动不动要上万元。王韦说,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因为滥捕,大陈岛周边海域黄鱼日渐稀少,黄鱼种群面临着消失的危险。

渔民说仿野生环境中养出来的黄鱼可与野生的媲美

资源枯竭了,怎么办?野生黄鱼难寻,但是聪明的大陈渔民有办法。

王韦说,大陈海域潮流畅通、水质优良,水体盐度和温度适中,是十分理想的浅海养殖区。

三小偷开游艇偷数千斤大黄鱼 35元一斤全给贱卖了大陈岛黄鱼养殖基地 图片由渔民王韦提供

椒江黄鱼养殖始于1998年,从2000年前后,王韦就开始了人工养殖黄鱼。

他们有两种养殖办法,深水铜网养殖的优点是,因为活动范围比较广,这样生长出的鱼儿体形完美;而抗风浪深水网箱养殖,便于人力操作,效率高,但因为养殖面积小,黄鱼生长出的尾数不多。

鱼儿的饲料很讲究:捕捞来的小鱼小虾,他们打成糊糊,专门喂黄鱼,这叫“下脚料”。

在仿野生的环境中养上6个月左右,养殖出的黄鱼味道,可与野生黄鱼相媲美。

大陈的黄鱼,已出口到东南亚一些国家和地区,其单位产量、个体品质,一直稳居浙江省乃至全国之首。

为了保护大陈黄鱼的品质,椒江区海洋与渔业部门专门制作了防伪商标,实施全程严格的质量监管和商标管理,以确保黄鱼品质足够“正宗”。

(原标题:给警察带路指凶后被追砍致7级伤残,申请赔偿却遭法院驳回, 男子称“太委屈”)

“太委屈了!”时隔14年,说起当时乘上警车带路的经历,54岁的齐福清落泪了。

2019春节,齐福清向封面新闻报料称,他是湖北恩施市红土乡石窑居委会二组村民。2004年在浙江省宁波市务工,当年10月的一天晚上,老乡带民警来找打人凶手,“电话通知我上警车带路,带完路没有带我一起离开。”齐福清说,警车开走后,他被多人打成重伤致7级伤残。

此后,齐福清多次向警方索赔被驳回。10年后,2014年,他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依然驳回了他的赔偿请求,而打他的凶手至今也未归案。

警车离开后

没有上车的他被砍倒在地

2004年10月19日晚10时许,在宁波务工的齐福清,接到了老乡汤永沥的电话,“让我上警车带路,去找打过汤永沥的凶手王某。”

接到电话2-3分钟后,警车停在了齐福清面前,齐福清上车后,看到汤永沥也在警车上。在齐福清的指引下,警车开到王某住处附近,警车开不进去,警方与齐福清、汤永沥一同下车步行。

离凶手家40-50米处,前面站着七八个人,手里拿着木棍、铁棍等。汤永沥上前指认一名男子是王某的同伙后,与该男子发生口角。随即,警方将男子和汤永沥带上警车离开。

齐福清说,警车没有带他一起走。警车离开约2分钟,他被多人砍倒在血泊中。

齐福清被从宁波市第一人民医院醒来时,齐福清发现自己的右手被砍断,肩膀、左手、头部多处受伤。

因为无钱继续缴纳医药费,住院20多天后,齐福清只好出院,然后找到了宁波市鄞州区古林派出所。“我是给进场带路受得重伤,想请政府帮助。”齐福清说,派出所当时拒绝了,“说是老乡打电话给他的,跟他们没有关系。”

随后,齐福清被鉴定为伤残七级,部分劳动能力丧失。

没有同警车一起离开

“民警没有叫我上车”

“当时警车上坐不下人了,民警也没有叫我上车。”2019年春节,齐福清回忆说,当时是汤永沥打电话叫他走,他说了一声“来了”,就往警车那边走,还没有赶到警车边上,警车开走了,他就被打了。

2005年6月的一份“汤永沥”的警方询问笔录中,其回答警方“齐福清为什么没一起上警车“时说,他当时给齐福清打电话说走,警车等了约2分钟,看齐福清没来就开走了。而且,他没有听到民警叫齐福清一起坐车回去。

同在2005年6月,当时出警的鄞州区公安局巡特警大队民警陈海波的询问笔录中则表示,他和2名协警带汤永沥等人上车后,也叫了齐福清上车,但是齐福清说自己走回家,“我们就开车到派出所来了”,“我看车子里也坐不下了,所以就没有再叫他”。

“我是带路人应受到保护”

“并不是民警无缘无故把你叫上警车的”

未同警车一起离开被砍成7级伤残,齐福清认为民警没有尽到保护带路人的义务。

然而,2005年9月,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区分局回复称,当时110警车带汤永沥抓王某途中,是汤永沥打电话给齐福清,齐福清才上警车一同前去的,“并不是民警把你无缘无故叫上警车的”。

但在民警陈海波的笔录中,齐福清被陈海波说成是“带路人”“那个带路的”,因为汤永沥不知道王某家的具体位置,汤永沥说他打电话叫朋友齐福清过来,“我们在前方桥头附近等那个人,过了3分钟左右,那个人走了过来,他上了我们的车”。

汤永沥在笔录中的说法则与民警不同,“我上车后对民警说,还有一个人在路上,民警叫我打电话,我就打电话给齐福清”。

申请行政赔偿被驳

涉案嫌疑人至今仍未归案

2004年后的10年,齐福清持续找鄞州区警方索赔,得到的回答是否认他是“带路人”,涉案嫌疑人正在抓捕之中。

2014年4月,鄞州区分局作出“不予行政赔偿”的决定后,同年8月,齐福清向鄞州区法院提起诉讼。

2014年10月,鄞州区法院认为,齐福清受报警人汤永沥要求,主动与汤永沥坐警车到现场。110民警处警完毕后,通知齐福清一同离开现场,但他未及时与民警一起离开,致使伤害事件发生。

从110民警整个处警过程来看,并未发现齐福清人身正遭受或即将遭受不法侵害到事实,且齐福清也没有求援,故110民警离开现场后,齐福清遭受他人伤害,与110处警民警的行为之间没有必然联系,且本案没有证据证明处警民警存在不履行保护公民人身权利违法的情形。

法院一审驳回了齐福清的65万余元赔偿请求,2015年1月,宁波市中院终审时维持了原判,并认为“民警离开后发生他人殴打上诉人的事实,已超出了当时处警民警包括上诉人本人能够合理预计的后果。因此,难以认定被上诉人存在怠于履行保护上诉人人身安全法定职责的情形”。

对于法院的判决,齐福清认为有明显的偏向,“我是警察要我带路找人,才受的重伤(七级伤残),应该就是和警察有分不开的关系,为什么最后变成我主动要上警车的了?”

齐福清说,14年多过去,打伤他的人也未归案,从40岁的壮年,到年近6旬的老人,他称自己还要继续维权。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温商在线
主办:济宁新闻在线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延边在线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